风险防范
当前位置:首页  >  风险防范
风险防范
车险乱象抬头 银保监会再度重拳出击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布者:市金融办 发布日期:2020-03-19 浏览次数: 字号:[ ]

受汽车市场萎靡及商车费改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车险市场一直处于疲软状态,保费增速持续走低。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暴发对新车产销造成很大影响,车险新增保费下降,车险市场短期内雪上加霜。

  同时车险市场乱象又在蠢蠢欲动。《金融时报》记者获悉,银保监会近日向各银保监局、各财险公司下发通知指出,疫情发生后,由于车险的承保、理赔、服务等方面受到一定影响,车险乱象有所反弹。银保监会要求各地银保监局加强疫情影响分析,及时关注车险市场动态,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对突出的车险乱象坚持“冒头”就打,防范苗头性问题变成趋势性问题。

  车险保费持续承压

  承担了财险业逾六成保费的 “看家”险种没能幸免于此次疫情的影响。一份行业交流数据显示,今年1月,67家财险公司车险累计签单5131.56万件,同比增长5.56%;合计签单保费896.44亿元,同比上涨1.54%,这一增速较去年同期有明显下降。

  根据这份数据,财险“老三家”(即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和太平洋财险)的车险签单件数依旧位列前三位,分别实现4.08%、4.86%和9.23%的同比增幅,保费收入也占到行业总收入的七成左右。相较大型险企,疫情对于部分中小型险企以及外资险企的车险影响更为猛烈,这些公司的签单数量和保费收入均有明显下降。

  2月份的车险保费情况同样不容乐观。众安金融科技研究院近期发布的研报分析,从2月中上旬市场前十的传统财险公司的经营数据来看,车险业务规模同比均出现大幅下滑,其中2家机构同比增速负增长超30%,7家机构负增长超20%。随着疫情缓解,车险增量将实现短期反弹,但预计全年保费仍将呈增长下滑趋势。

  车险保费表现不佳与我国汽车销售速度下降有很大关系。由于我国车市进入转型期又叠加疫情影响,汽车销量遭受较大冲击。根据中汽协3月12日发布的数据,2020年2月,我国汽车销售31万辆,环比下降83.9%,同比下降79.1%。乘联会信息显示,1至2月我国乘用车零售累计196.8万辆,同比下降41.0%。有业内人士透露,汽车产业链在2月上旬处于全面停顿状态,汽车销量几乎停滞。车市受挫直接导致新车保险业务的拓展不利。2月以来,全国新车业务保费同比下滑近 90%。

  另外,银保监会此前要求,各保险公司在疫情防控期内可考虑将1月23日以后湖北地区各财产保险机构有效的交强险和商业车险保单的保障期限暂时自动延长一个月或适当时间。部分长途大巴、省际大货、出租车、网约车等营运车由于闲置时间较长导致营收困难,已申请停驶延保,这也对近两月的车险续保业务造成一定压力。

  掐断违规“苗头”

  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本就遭受发展瓶颈的车险经营带来不小的挑战,保费增长承压可能导致的商业车险市场竞争失序问题也再次引发监管机构的警觉。从银保监会发布的通知来看,监管层准备“标本兼治”,从源头掐断违规乱象的苗头。

  通知指出,随着新冠肺炎得到有效防控,中、低风险地区各行各业开始复工复产,车险乱象苗头也有所反弹,如跨区域抢单、高手续费滋生、虚列费用等。从今年前两月监管机构对财险公司开出的罚单来看,虚列业务及管理费、违规支付手续费、给予保险合同外其他利益仍是车险市场的老问题。

  车险问题的表象在基层机构,根源在总公司。因此,银保监会要求各财险公司加强对分支机构业务、财务、费用等方面的管控,督促分支机构严格执行报批报备的车险条款费率,据实列支费用,强化手续费管理,不得以各种方式虚列费用或套取手续费,确保业务财务数据真实、准确、完整。所有财险公司都应高度重视近期费用延迟入账和虚列手续费等问题苗头,摸清真实情况,采取针对措施防范合规风险和财务风险;要合理向分支机构投放费用,降低过高手续费支出,加大对理赔服务领域的投入,督促分支机构从费用竞争转向服务竞争,提高消费者满意度。

  面对此次疫情带来的短期影响,银保监会要求各财险公司全面、深入准确分析疫情对车险经营管理带来的深刻变化和挑战,尊重市场实际和客观规律,及时调整优化考核指标,从源头上遏制基层机构违法违规行为。最重要的还是要根据各地区实际情况实行差别对待,不能搞考核指标“一刀切”。对湖北等受疫情影响较大、顺延保单期限较长的地区,应合理调降保费规模、业务增速、市场份额、承保利润等考核指标。

  营造良好改革环境

  始于2015年的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今年终于迎来全面深化的适当时机。1月份,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加快车险改革是一项紧迫任务,2020年监管工作将把车险特别提出来,也将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

  对此,监管部门正在采取一系列行动,为适时实施车险综合改革做好准备。2月份,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财产保险公司产品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对产品审批备案范围进行调整,将机动车辆保险、1年期以上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产品由审批改为备案。车险产品采用备案制,意味着保险公司可以自主开发产品,车险产品创新迎来更大空间,车险市场改革更进一步。

  2019年以来,监管机构共对138家财险机构依法采取了暂停使用车险条款费率的监管措施,车险改革取得积极效果。由于严监管力度持续加大,车险综合费用率降幅较大,业内专家预计2019年车险行业综合成本率将显著低于2018年,盈利水平明显好转。

  规范车险市场不可能一蹴而就,面对车险市场依然存在的高定价、高手续费、粗放经营、无序竞争、数据失真等深层次问题,监管机构强调紧盯业务规模大的财险公司,要求其发挥带头作用,自觉维护市场秩序。银保监会指出,“要抓住‘关键少数’,重点盯大公司和‘顶风作案’的违法违规机构,督促其进行内部严肃问责,大幅度提高财险机构违法违规经营成本。一旦查处大公司违规,对其采取的措施将更严厉。”

  在当前统筹积极应对疫情防控和稳妥实施车险改革准备的关键阶段,各财险公司更需形成规范车险市场秩序的合力,勿把重心放在“抢跑犯规”抢夺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上。而应借助互联网经济崛起之势,通过加大科技布局和投入,加快数字化、线上化步伐实现“突围”,开创车险业务新业态和经营新模式,为车险改革创造良好环境。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